EN [退出]
明升m88官方网站>中国新闻

_周小川回应大规模资本流出:流出多一点不奇怪

2017-10-19 04:39

3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答问中表示,资本流动在经济全球化、金融市场高度全球化的情况下,我们也要看到前若干年我们资本流入也很猛,既然资本流入有的年代很猛,有个别阶段流出多一点也不奇怪。

以下是答问实录:

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记者:

我的问题是关于跨境资本流动的问题。从去年开始,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资本流出,从央行的角度来看,我们如何评价跨境资本流动带来的风险,另外这种跨境资本流出在今年的趋势将如何?谢谢。

周小川:

资本流动在经济全球化、金融市场高度全球化的情况下,我们也要看到前若干年我们资本流入也很猛,既然资本流入有的年代很猛,有个别阶段流出多一点也不奇怪。易纲行长有一个分析,像藏汇于民的问题,要对问题进行具体分析。从趋势来看,既然中国经济仍旧能够保持6.5%—7%的增长,中国金融市场曾经出现过一些波动,经过改革和整顿,开始走向正轨。我不敢说未来不会发生突发事件,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资本流动也会很快趋于比较平静的、正常的水平。

易纲:

我再补充几句,周行长说的,在过去十几年,有很长时间我们的资本流入还是非常明显的。我给大家一个数,2002年的时候,中国的外汇储备余额还不足3000亿美元,到了2014年6月份达到最高,3.99万亿美元,所以这十几年流入是很快的。比如去年我们有流出,很多人用外汇储备下降衡量流出的金额,去年我们外汇储备下降的大数是5000亿美元。2013年,我们的外汇储备增长了5000亿美元,可以看出来流入流出的波动。在流出和流入的过程中,其实大部分都是正常的积累起来的经常项下的顺差,还有一些在中国的直接投资。但是在流入中,也可能有一部分额外的资本流入,如果预期变了就要流出,择机掉头,实际也不奇怪。总体来讲,这种流入流出是在预期范围之内。

我分析一下流出的结构,大家担心流出这么多,都流到哪儿去了。我经过分析认为,流出的大部分可以用藏汇于民来解释。什么是藏汇于民?就是把中央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通过市场购汇的方式,被企业、银行、居民买走,从中央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变成了我们的民间企业、金融机构和家庭持有,变成了民间持有,就是所谓藏汇于民。以去年为例,去年企业和居民在境内的美元存款,在2014年就增加了1000亿美元的基础上,去年又增加了几百亿,比如企业和居民把他们的美元存在境内。当然还有一部分存在境外,没有统计在内。

还有一个要说的,咱们的金融机构为了应对不确定性,也增持了美元头寸,去年我们的金融机构增持了1000亿美元的头寸,把美元挪到金融机构。咱们的企业也非常注重优化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他们去年开始还美元贷款,还了1000亿美元的外币借的贷款,他们觉得有点风险,要把用美元借的贷款减少一些,这个用掉了一部分外汇储备。这也反映为一部分资本的流出。这些流出的大部分数据都可以反映出藏汇于民,但是也不排除有一些资本流出混杂在我刚才说的这些数目中,有一些真正的流出也是可能的。应该这样来解释整体的判断。

从整体来讲,这种由市场优化资产负债表所产生的对美元的需求是有限度的,因为企业、金融机构持有一定的美元以后就够了,作为一个企业,总要把美元换成人民币来发工资、买原材料,该用人民币的时候还是要换成人民币,这种调整到一定的时候就调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觉得在未来可以看到,资本的流入流出还会是一个比较正常的范围内,而且我们的汇率机制也是有弹性的。总体讲,中国的经济是有韧劲的,是可以自我调整的,有一些不平衡,通过资本流入流出的调整,通过汇率机制弹性的调整,把这些不平衡慢慢向均衡、可持续的方向调整。我是这样一个判断。谢谢。

潘功胜:

刚才易行长说藏汇于民的趋势,给大家补充一个数字,我国的对外资产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一个变化,官方的储备资产所形成的对外资产占整个我国对外资产的比重在逐年下降,目前的比例不到60%。

分析跨境资本流动的问题,我觉得要从结构的角度去看。刚才易行长也分析了,我个人觉得目前跨境资本的流动结构是比较良性的。从大的角度来说,市场主体的对外资产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市场主体对外资产在增加,大概是4000亿。这里面包括对外直接投资、对外证券投资和对外其他融资项目的投资。第二个是对外负债在减少,外来的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和境外主体对中国主体的融资等等,这几项大概是1000亿。对外的负债减少原因主要有两项:一是对外融资在减少,我们的市场主体向国外借的钱,比如说贷款或者发债等等这些在大幅度减少。但是里面有一个很重要,外资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去年增加了2440亿,额度是比较大的。

二是我国的跨境资本流动从过去几个月的情况看是收敛的,反映外汇市场的多个指标都表现出在收敛。比如结售汇逆差2月份比1月份减少50%,涉外收支逆差2月份比1月份收窄50%;比如说外汇储备我们已经公布了,去年12月份减少1080亿,1月份是995亿,2月份是286亿。多个指标都表现出跨境资金的流出是在收敛的,在向基本面回归。

当前文章:http://www.kongtiaoweixiu2.cn/8macpx/

发布时间:2017-10-19 04:39

红楼之林家少族长千千  qq三国五铢换三国币  专业型硕士好考嘛  艾滋病能活多久寿命  欢乐书客破解版能用吗  周记格式  ipad air4上市时间  常宁市平安村  2016年鲇鱼台风路径  怎么加盟菜鸟驿站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周小川回应大规模资本流出:流出多一点不奇怪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绵阳华普广场学而思_曝里弗斯与绿军乃和平分手 始终与经理窜通一气